您的位置: 克拉玛依信息网 > 体育

冰封异世界 林暗兵惊风,雾夜引伏兽。

发布时间:2019-09-24 18:56:56

冰封异世界 林暗兵惊风,雾夜引伏兽。

月虽是昨夜的月,山却不是昨夜的山。

袅袅升起的烽烟,像噩梦般惊醒了沉睡中的人们。

各地的更夫们惊慌失措连敲锣鼓,异口同心的大声疾呼:“打仗了…打仗了…”

声声闷响狂鸣,击得敲者心肠寸寸断碎,闻者无不魂飞丧胆。

中土各地瞬间灯火通明,几乎没有一家一户仍不点灯的。

大伙儿像热锅上的蚂蚁心急如焚,在屋内胡乱四窜忙着收拾值钱的行囊,小孩焦急的哭闹声接连不断,哭得惹人心烦气躁。

有些大胆的成年人在这种情况下,仅是怛然失色,那些稍微胆小懦弱的老人,就有受不了刺激而当场暴毙的。

孤身落单的人们争命仓皇逃生,有家室的则赶紧聚集一家老小,拉扯家人们往城门的方向死命地跑,没有人不想迅速远离自己所居住的城镇。

城镇的守军听闻警报后,慌手慌脚的鞍不离马,甲不离身,零星分布的试图控制悲声震天的人群和那些居心不良趁机暴走的恶民。

鉴于事发突然,猝不及防的守军们並不能有效的制衡混乱不堪的局面。

其实,在夜间有严格的管制,凡未经公文审批,或者没有令牌者皆不可私自出外。一旦越界,不管何种原由,都会招致追杀的结果。

可是人心必定是脆弱的,当吵杂的喧嚣声不断响起,失去理智的他们完全不理守城门卫的阻扰,争先恐后地急忙冲出城镇。

一出门外,挨肩擦膀的众民才卒然发现四海八荒都是烽烟滚滚的乱象,环绕片山片海,竟然没有一处是能容纳自己的地方……

虽身处于生死一线的关头,俯瞰整块中土大陆,唯独一个城镇没有受到这个惊天动地的烽火影响,甚至寂静极致的让人觉得可怖。

这个城镇的居民早已被安排撤离至一个相对安全,离战场偏远的山区暂时驻足。

无庸置辩,这个城镇便是最先收到由冰非传递大战在即的消息,由铁乔所策划镇守的钢铁镇。

冰非遥望远方的烽火,喃喃自语,心系的不是無奇是否能够及时通知中土各地,因为他绝对相信无论遭遇何种困境,無奇必然会有办法达成使命,平安归来。

只是冰非並不晓得,如今的無奇已被困锁在如入冰窖的深渊,生死严然未卜。

或许有一件事情他万万没有想到,冰火凤凰之所以能够将阴寒潮湿,不易燃烧的烽火成功点着,靠的完全是对無奇的报恩,是它们自觉性感恩怀德的行为,这才能让冰火之焰月明如昼,冰火交辉。

而冰非真正忧心的也不是别人,焦灼的心更多牵挂的是站在前线的铁乔。

可是,此刻的铁乔又在哪里呢?

原来,铁乔率领了一支精锐部队在离钢铁镇不远,一片绿树浓荫,野花盛开,钢铁镇的居民都叫它做“绿野森林”的地方。

想当初,冰非从暗幽山冰封解冻而来

冰封异世界  林暗兵惊风,雾夜引伏兽。

,误入森林,也差点迷了路。

一般来说,在这广阔的森林里,都会有不少的猴子不时在树间唧唧喳喳悠来荡去。

但,今夜不知道怎么了,半只小顽猴的身影都没有瞧见,连薄如蝉翼的窸窣声也听不到,煞是奇怪非常。

今晚的绿野森林怪得很,它更像是一层又一层薄雾缭绕的白纱,朦朦胧胧的漂浮穿插在林间。

整个部队噤若寒蝉,虽然大家句字不说,却深陷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

那些本是被附近居民所踩踏出来的林道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严格来说,是变成了被一大群不知什么怪物贱踏而过的烂泥路。

这时在部队里有位满面凛若冰霜,皮肤粗糙的矮人副将蹲了下来,态度严谨的抓了一把林地上的泥土,缓缓的递近鼻子嗅一下,惊悚的眼神突然睁得老大,让其他士兵都禁不住紧张起来。

矮人副将一声不发,收摄心绪后,那像坚石一样壮硕的身体又伏下身来,耳朵紧靠地面,聚精会神的仔细倾听,似乎在查探森林里是否存有其他生物的异动。

铁乔完全不被矮人副将瞪眼咋舌的表情所惑,晏然自若道:“铁石,怎么了?”

铁石,是矮人族中一名短小精悍,大智若愚类型的副将领。远在铁凌的时代,他已是一名战绩显赫的军人。

他为人处事低调,不喜争功,哪怕青龙处处在铁军府内倚老卖老,他也从不干涉。不是他怕事,忠心耿耿的他心里面有更多的是想暗中守护铁凌将军的后人,背后监察铁乔的目的,是避免她有任何的行差踏错,以至辱没了铁家千世无疆的光辉事迹。

从七城之乱,夜袭钢铁镇一役,至赤鸟巢林之战,再到如今即将到来的中土大战,铁石都是铁军府中身先士卒的一位将领。

虽然他在军中有一份不下于铁乔受众将士尊崇的地位,也本该由他看守钢铁镇更为可靠,可是却被他当场拒绝了。

犯错的青龙还是他推荐给铁乔的,希望铁乔在这非常时期以大局为重,让青龙将功补过。

铁石屏气敛息道:“一群异兽刚刚在此出没,可是,却了无痕迹的失去了踪影!”

“一点声息也没有?”铁乔疑惑问道。

铁石愕了一愕,神色凝重道:“怪就怪在这里,它们像似凭空消失了!”

铁乔讶道:“怎么可能办到呢?”

“我也觉得异常,可是它们真的消失了……还有,我怀疑…眼前的迷雾并非是真的雾,它更像是传说中的迷魂阵,我们可能已经落入妖魔军团的圈套了。”铁石苦涩道。

初次踏上战场的碧龙一听闻异兽就在附近,剑拔弩张搞得神经兮兮,连手上的佩刀也跌落在地,颤抖的双腿想立马就飞奔躲藏起来。

铁乔走近碧龙的背面,轻轻的拍打了他的肩膀,婉约道:“别担心,我会好好保护你的。”

碧龙吓得满脸火烫,额头上的汗珠直落往下掉,一颗心砰砰砰砰猛然跳个不停,从未见过战争残酷的心好像涌动得就要爆炸一样。心忖何况铁乔与其父曾有嫌隙,想光明正大的弄死他更是易如反掌之事。

“我虽然与你父亲有过介蒂,但是带你加入先锋队绝对不是要你白白去送死。你虽未上过真正的战场,却有熟读兵书与分析的能力,尤其你对我们铁军府的《铁军奇阵书》颇有独到见解之处,我希望你能为我们出谋划策,制造一个以弱胜强的奇迹。”铁乔从碧龙的神色中读出了他的担忧,意图安抚他焦躁不安的情绪,轻柔道。

“但是…我爹爹说我整天正事不干,只会呆在家里死读兵书,那些纸上谈兵的东西全部都是空口说白话……”铁乔再次凝望着碧龙的眼神,深感当中夹带的一丝落寞,似乎在诉说着天赋遭父埋没,忧愁自己没人懂的小心事。

铁乔骤然看穿了碧龙孤独的本质,语气清脆响亮又不失婉转温暖道:“正因为如此,你更要证明给你父亲看,究竟你读的兵书是死的,还是活的?”

聆听铁乔一席话后,碧龙内心涌起一股热血沸腾的力量,以大勇若怯的神采道:“方才听了铁石副将对眼前情势的分析,我偷偷观察了一下,如无意外,我们的确已深陷迷魂阵的僵局之中。”

“迷魂阵?”

“是一种蛊惑情绪的阵法,会对即将攻击我军的妖魔军团产生一种错觉,在心底深处默认为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战胜它们,是一种震慑人心,以寒敌之胆的摧心术。”碧龙洞见底蕴道。

“那么念力者所创造出来的东西是幻像?还是真有其物?”铁乔聆听碧龙的详尽剖析,心里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迷茫,为了克敌制胜,非得再次问个明白。

碧龙面色暗沉,一副茫无头绪的表情道:“坦白说,我资质尚浅,就算亲眼看见,也未必能及时发现固中的奥秘,所以真假两者皆有可能!”

“该如何破解此阵?”铁石低叱一声道。

碧龙恢复了正常的自信状态,发蒙解惑道:“通常这种阵法是由一名法师的意念所操纵,如果能够中止他施法的念力,此阵就不攻自破,真假立分。”

铁乔面露恍然大悟的神态,欣然道:“对了,我差点忘了你是翼龙族,现在这森林里灰茫茫一片,你何不利用那天生独有的四只翅膀,飞起来帮我军察看前方的动静。”

“尊命。”

碧龙说完后,身子一颤,抑头眉皱色变,匿藏在背肩的四只翠绿色翅膀立即顺形张开,翅膀足足有五尺之长。

呼啸一声,碧龙飞身在天,凌空的他双目直视远方阴寒诡异的雾林。

此时浓雾混浊难视,却又不时浮现无数异兽叫嚣的假像,吓得碧龙连连转首不敢直视前方。

沙!沙!沙!

“有杀气!”铁乔震骇莫名,在心中暗呼不妙。

突然间,树叶沙沙声凌乱作响,而风却像刀子一样锐利刮了起来,个个士兵在毫无防备下全身各处透体一凉,鲜血飞溅,冷不防被割得片体鳞伤,几乎没有人可以躲得掉迅如雷击的风刃摧残。

妖风所带动的劲气更趋强横,有些下盘稍微不稳的士兵惨遭气流挑飞。

由于精锐部队多由矮人族所组成,不像翼龙族可以在高空坠落时抗死挣扎而幸免于难。

那些被抛离至空中后的矮人士兵可就遭殃了,若是直接撞击林地的话,存活的机会是微乎其微的。

就因为一阵疯狂的妖风如泰山压顶般袭来,搞得林中的精锐部队受风刃所牵引而频频向后退避。

铁乔本能虽是勉强奋起神威闪避风刃,却苦无机会下达命令改变已经着道儿的军队。

阵型大乱的军队溃败得就像山泥倾泻一样快,一败涂地的窝囊景象尽入铁乔佈满血丝的眸中。

当那个曾经身经百战的铁乔也自顾不暇的时候,那就更不用说腾身于空侦查后,又蓦然惨受风袭而失控坠地的碧龙,恐怕他伤得也不轻。

妖风肆虐过后,那些本来看似异兽假像的浊雾,竟然真的幻化出一只又一只怒吼的异兽,向溃不成军的精锐部队冲奔而来。

林间的薄雾渐渐清晰,四面八方却涌入难以计数的兽群,深陷包围圈的精锐部队瞬间四面受敌,东歪西倒的失了方寸……

巴中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荆州治疗包皮包茎医院
吐鲁番能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看病如何
北京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好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