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克拉玛依信息网 > 娱乐

终末之龙 第五百七十五章 诅咒与祈祷

发布时间:2019-09-25 13:11:07

终末之龙 第五百七十五章 诅咒与祈祷

“出来了吗?”泰丝压低了声音,迫不及待地问。

“……是的。”诺威回答。

“那是谁?”

诺威看了埃德一眼。

“莉迪亚?贝尔。”埃德两眼发直,声音像是在梦游。

夜视的法术并不能让他看得十分清楚,但他不会认错那个女人走路的姿势……也不会认错那种迷人又危险的气息。

“……然后呢?”

“她走了。连同我碰过的那具石棺里所有的东西。”诺威说,“即使是她,也很谨慎地没有碰另一具石棺。”

后一句显然是特地说给泰丝听的,否则她很有可能强烈地要求回去撬开另一具石棺。

“……而你们就那么看着,什么也不做的让她走掉了吗?”越发不满的红发女孩儿大声抱怨。

“不然呢?我们又打不过她。”

因为有点心不在焉,埃德的回答分外大胆。

泰丝阴森森地看了他一眼,一声不响地掐住他手背上一小块肉,用力一扭。

好久没有遭到过这种“攻击”的埃德猝不及防地惨叫一声,又赶紧捂住嘴莉迪亚应该是听不到他的声音的……但他实在没想到她会出现在这里。

奈杰尔点起了那团把他们引到坟墓前的光焰,但并不是他堵住了外面向北的那条路,又为他们打开了通向这里的通道。

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埃德就意识到这个地底世界里并不是只有他们,真正把他们当成诱饵的也不是奈杰尔。

“不高兴牧师”这会儿的脸色更加难看,大概是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或许早就落入了那个大名鼎鼎的死灵法师首领的眼中……他用“死亡”换来的“销声匿迹”,突然间就变成了一个笑话。

“这是什么见鬼的试探吗?”娜里亚有些不安地猜测,“那个鬼魂是她召唤来的吗?如果她连这个都能做到……”

“这就是我想说的”泰丝气呼呼地叫道,“我不知道石棺里面有什么也不想知道,跟那个该死的名字相关的就算是什么能换来整个大陆的神器也绝对是被诅咒过的我根本不想碰但我们就不该留下任何东西就算不能碰石棺……难道不能干脆让两边的石头塌下去把它们全都砸个粉碎然后扔进水里冲进地狱吗?”

被压抑的愤怒与恐惧从她越来越快,越来越尖利的声音里渗了出来安克兰。那个意料之外的名字大概勾起了太多不好的回忆,让她变得格外敏感又暴躁。

“……泰丝。”诺威轻声呼唤着她的名字,温柔又坚定地把她拥入怀中,“还记得我怎么告诉你的吗?诅咒就像祈祷一样。你相信它,它才会拥有力量。安克兰……不过是一个已经死了几千年的精灵,一座已经消失了几千年的城市而已。”

“……可以解释得更详细一点吗?”奈杰尔干巴巴地开口,对眼前突然怪异起来的气氛视若无睹。

.

那是一个过于漫长的“解释”。

埃德讲述了从伊斯那里听来的,几千年前的故事:因为像神一样创造了生物而被抹杀的精灵法师。他失踪多年之后又以令人震惊的方式重回家园的儿子,安克兰。他强大的力量,辉煌的战绩,以及那座以他的名字命名,在短暂的时间里建成

终末之龙  第五百七十五章 诅咒与祈祷

,又无声无息地毁灭,连曾经的存在都被否认的城市。

娜里亚告诉了奈杰尔关于艾伦和他的朋友们那以悲剧收场的“冒险”,诺威则简单地说起他们如何重新发现了那座城市的遗迹……并因此而遭到同族的追杀。

“为了你自己的安全着想,无论诅咒是否真的存在,安克兰都不是一个可以随意向他人提及的名字。”精灵谨慎地补充。

奈杰尔淡淡地扫了他一眼。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多嘴的人吗?”他反问。

从头到尾他的脸上都没有什么表情。反而让埃德有些忐忑。

“你有……什么想问的吗?”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奈杰尔沉默了好一会儿,却问出了一个谁都没有想到的问题:“这个安克兰……真的已经死了吗?”

所有人面面相觑,半晌无语。

这大概也是谁都想知道的问题它如此简单,却没人能给出确定的答案。

即使安克兰没有和城中其他精灵一样悄无声息地横死,也不可能活到现在。精灵是长寿的种族,但最多也只能活上一千多年,安克兰城覆灭至今,却至少已经有五千多年。

然而一旦涉及死灵法术……尤其是当莉迪亚刚刚出现在这里之后,一切突然就变得难以预料。

埃德下意识地想起那个试图夺取他的身体的“精灵”。他有理由怀疑那就是安克兰,但他犹豫了好一会儿。还是没有说出口他没有任何证据,而且,老实说,那个“精灵”……感觉不像能凭一己之力对抗整个精灵王国。甚至背叛自己与生俱来的信仰的样子……他缺乏那样的气势。

如果那真是安克兰,他或许会……有点失望?

但不可否认的是,安克兰的确很有可能仍以某种形式“存在”着。

“……也许……没有死透吧……”埃德喃喃地说出了口。

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地点头。

“到底还有没有谁能够好好地死着了?”娜里亚神情复杂地感慨,“我曾经以为死而复生之类的不过是传说,可我亲眼见到博雷纳死了,又活了过来;我亲耳听到斯科特说他自己死了。被烧了,却又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而现在,一个应该已经死了几千年的精灵,也有可能还活着?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曾经有过类似的感慨,如果那时心中还有惊讶与敬畏,此刻也多半都变成了忧虑。

“就是嘛。”泰丝点头赞同,“虽然我也很想活上几千年或者干脆就不会死,但死了就是死了,活着就是活着,能不能别这么乱七八糟的一点规矩也没有嘛”

这句话也同样乱七八糟,却让人不自觉地想要点头。

“以及,”奈杰尔平静地扔出另一个更加莫名的问题:“安克兰是名还是姓?”

“……名字。”诺威一脸疑惑地回答,“精灵之中似乎没有这样的姓氏……一个母亲也不会用姓来叫自己的儿子。”

“那么,他姓什么?”

“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吗?”泰丝不耐烦地反问。

“也许没有。”奈杰尔依旧没什么表情,“但一个母亲哪怕已经变成了鬼,也不会看到一个精灵就把她当成自己的儿子吧?何况她看起来还挺清醒的。”

“你想说什么?”精灵微微皱眉。

“我见过的精灵不多。”奈杰尔看了他一眼,“但我知道,并不是所有的精灵都是金发绿眼……不是吗?”

诺威怔怔地看着他,眼神古怪。

“我不信你们看不出,虽然你们显然不愿意承认。”牧师环顾每一张表情微妙的面孔,终于直截了当,毫无顾忌地说出口来:“你们的精灵的确长得很像那个女鬼。”

一片死寂。

泰丝脸色阴沉地瞪着他,似乎下一个瞬间就会抽出匕首扑过去在他身上插出几个洞但他说的是事实。

“那又怎样?”娜里亚恼怒地开口,“碰巧长得像也有错吗?”

“碰巧”……诺威苦笑着,他也很想这样欺骗自己,但或许是从看到那张似曾相识的面孔开始,他就意识到,有什么东西超出了他的控制。

他突然想起有谁曾经这样告诉他“没有什么意外,从来都没有。”

……凯勒布瑞恩。

那么骄傲而强大的半精灵牧师,似乎也只能平静地接受命运的安排。

难以形容的恐慌弥漫在心底。一直以来精灵都自信地掌握着自己的命运,即便是待在格里瓦尔不见天日的监牢中,面临死亡的时候,也是他自己的选择……但那或许不过是他自以为是的错觉。

“最后的逐日者将追随他的脚步,安克兰的亡者在他指间起舞,世界终结于他眼中。”……佩恩?银叶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那个他竭力遗忘,或试图说服自己与他无关的预言,或许真是他无法摆脱的诅咒。

“……你知道什么?”他勉强开口问道,声音艰涩。

“什么也不知道。”奈杰尔回答,“我只是说出我所看到的东西,至于那意味着什么,不是我能决定的。”

在泰丝试图挣脱诺威的手臂,扑过去把匕首扎进他的脖子的时候,牧师从容地站了起来,拍了拍他原本就不怎么干净的灰袍子:“那么,各位,告辞。”

“……你刚刚不是说会告诉我们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娜里亚瞪着他,眉毛都竖了起来。

“我说会考虑。”奈杰尔面不改色地回答,“现在我考虑过了不行。”

娜里亚咬着牙一声不响地伸手摸向剑柄。

“但作为一个好故事的交换……”奈杰尔摸出一个灰扑扑的小袋子,扔到了埃德的怀里,“这个你们或许用得上。”

.未完待续。

...

玉溪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玉溪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玉溪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玉溪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玉溪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