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克拉玛依信息网 > 娱乐

无法拯救的迷恋

发布时间:2019-11-09 17:48:11

  无法拯救的迷恋

  1 得知莫筱禾没有嫁给林之双这个消息后,我的整个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爱情观都被摧毁了。林之双是我高中时的班主任,当时,他是和莫筱禾一起来我们高中代课的,我们是他带的第一届学生。 林之双刚进我们班时全体女生 哇 的一声差点把天花板震掉 帅,不得不承认很帅。他明显地成了女生的偶像,男生的公敌。其实也不算是公敌,因为下课后各种八卦袭来 他怎么那么年轻? 他毕业了吗? 对了,他有女朋友吗? 当 林之双是带着女朋友来的 这个消息传来时,男生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听说他和莫筱禾是大学恋人,莫筱禾温柔贤惠,因为林之双工作的缘故,她暂时在我们学校教音乐。大家都心知肚明,音乐课不过是为了应付上级的检查,而莫筱禾的职业也是可有可无的。 碰到林之双和莫筱禾走在一起我们就故意大声地喊 师父师母好 ,唯独简小染坚持喊 林老师好 。林之双也经常在课堂上说他们大学的恋爱故事。林之双说他从大一混到大二,因为他的梦想是念播音却阴差阳错来了师范,每天都处在一种才华不得施展的痛苦中。大三遇上莫筱禾后开始改邪归正,按部就班地陪着莫筱禾去图书馆自习,晚上送她回宿舍,每天过得都很充实。他说莫筱禾是来拯救他的,大一大二每天在宿舍和一帮弟兄喝酒打牌打游戏到深夜,没目标没理想没动力,能玩的都玩过了能混的都混过了,行尸走肉两年后他发现那个梦想已经消耗殆尽。 记得有一节课他说,要是当时莫筱禾不出现他应该早就抑郁死了,语气很低沉,脸上布满忧郁,再加上他的那么点帅气,全班女生疯了一样手托着腮帮花痴般盯着林之双。高中的老师一般都是在班会课上一本正经地说 不要谈恋爱 什么的,而林之双就不一样,他说只要在公共场合允许的范围下都可以,只是以后要纠结着是去男方家喝喜酒,还是去女方家喝喜酒。 老师和学生像朋友一样谈论恋爱的事,这在我们那儿还算是很稀奇的。经过大家的强烈要求,林之双在每节班会课都会多少说些他和莫筱禾的事。我当然和他们一样,每次班会课都会起哄,但我唯一的目的是简小染,在一个话题面前,我想简小染会和我一样向往着大学的恋爱生活,与老师他们一样浪漫。 我是许楚达,和简小染是青梅竹马。 2 我没料到莫筱禾会另嫁他人。我把这个消息告诉简小染的时候她很淡定地回了一句: 哦,她嫁的那个人是谁? 我以为她会咆哮起来,还特地把离耳朵远一点。 对了,忘了说明一点,这个时候简小染已经和我分开了。高考过后,我以为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无所顾忌地在一起了,但她却要和我做朋友。看来我们真的不是什么郎才女貌,两小无猜还可以,其他的形式都很尴尬。 一直以来,她真正想要什么我基本上都没猜中过。我不会哄女孩不会细心地捉摸着女孩的心思,更不会通过她的一举一动,甚至一些表情看出什么端倪。和她在一起,多半时候她是沉默的。 林之双和莫筱禾也一样,模范情侣也有很多不愉快。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在班会课上再也不提他们的大学时代。他看起来心情很低落。莫筱禾上音乐课时也是随便丢下一句 放些音乐你们自个儿欣赏吧。 林之双说他不应该来教书的,他想去电台当播音主持都想疯了。我们当时只是些会做题的小孩子,这些梦想什么的都太高级,难以理解。只是替他难过,他向往不羁的生活,却在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光里和梦想背道。 他说也许,这一生就这样了,他说谁也拯救不了他那怕是莫筱禾。 那怕是莫筱禾。一语成谶。 3 我在大学里经历了两次恋爱后,简小染还没有男朋友。我说简小染你别要求太高,有合适的就好好交往吧。她说她每天都很忙顾不上感情的事,我说你别装高尚,别说你在大学里还跟我谈学习。简小染说她在辅修播音,课后还要去学音乐。我嘲笑她有几个艺术细胞我都一清二楚。 简小染依旧是我欣赏的女孩子,她的事我很少过问,不是因为联系不上,而是她真的很忙很忙。忘了多久前我们通话,她说她快把自己逼死了,学播音学音乐她没有基础,不得不花几倍的功夫。我是很想劝她放弃,但话到嘴边只憋出了一句 加油吧 。 楚达,我会进电台的。 简小染说完这句话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依旧耗在吃喝玩乐的生活里,终于体会到了当年林之双说的几个大学男生在一块不过是喝喝酒,打打牌,玩玩游戏。偶尔夜谈的时候也会和室友说起我以前有个女朋友叫简小染,她痴迷上一件事,离开了所有人的生活。 我没有刻意寻找简小染,和普通朋友一样消失了就消失了。况且她在完成一件神圣的事,学播音学音乐,像是她的使命一样。简小染在大学里找了一个男友,听说是播音毕业的,听说是她在电台实习认识的。我早该知道,她的偏执无声无息却深入骨髓,表面看起来单纯的人不一定单纯。当然,我只是说简小染在某一方面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波澜不惊。 妈妈跟我说,简小染把男朋友带回家时,我才稍微了解一点她的生活。那个男生是电台的,已经毕业了,会唱歌会跳舞,长得不错。妈妈一边说一边指着我的鼻子说 你看看人家 。 我一直在自己的专业里挣扎着,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没什么太大的追求,没有简小染的野心和毅力。我只想毕业过后找个稳定的工作,过安静平淡的生活。 我没见到过那个男生,也没有见到简小染。只从妈妈口中得知,简小染已经去电台实习了。电台,这么熟悉的字眼,脑海里突然想起莫筱禾的那句话, 你永远懂不了那个丫头 ,又想起简小染和我提出分手时丢下那句 对不起,我迷恋上一种东西,与你无关。 无缘想到这些,我忍不住同情起那个播音男。简小染被一个梦魇紧紧地抓住了,那个播音男,不过是她找的救赎者。 4 简小染当上主持的事很快在以前的同学中传播开来。 你还记得不?以前我们班主任的梦想也是当主持。没想到他教出来一个播音学生也算了了一桩心愿,林之双的才华和相貌当老师真的可惜了。 什么意思? 听说莫筱禾另嫁他人了,林之双得病了。 莫筱禾的事我知道,但林之双得病,我倒没有听说过。 对了,有空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去看看他吧。咱班好像就简小染一个人去过了。 简小染去过了? 听说去了。 林之双和播音男的感情又让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不是说我吃醋,不是说播音男对简小染不好,而是简小染根本不爱他。我总觉得简小染骨子里都是特立独行的,虽然她一直在掩饰,一直在装作融入人群,不管是谈恋爱还是交朋友还是应酬,她都在拯救自己都在渴望人群。 这种不祥的预感还是得到了证实。 简小染和那家电台签约工作稳定下来之后就和播音男劈腿了。我拨出一串已经陌生的号码,我问简小染那么好的男人怎么不牢牢抓住,那边的简小染一直沉默着。 他不是我向往中的男生。 简小染挂上之后发来这样一条信息。 简小染,真的中毒了。 5 我和班里的几个同学一起去看了在医院的林之双,他脸色苍白,但帅气依旧。再也不是那个健谈的林之双了,我们坐了很久,他基本上都在沉默。他一个劲地说他不适合教书,当年真的误导我们了。有同学开玩笑 就是啊,老师你长这么帅误导了很多女孩子。 很多男生指着班里脸红的女生哈哈大笑起来,我却没有笑,因为简小染没来。 对了老师,你知不知道我们班的简小染去电台当主持了,听说还没毕业就被人家录用了。 有嘴快的同学一下子道出了我最担心的事,这应该是他的心病。 哦。 这一声 哦 仿佛又让我看到了当年在讲台上谈论自己爱情故事的帅气老师。 她还好吗? 林之双的眼睛一直往我这边看。难道他不知道我和简小染已经分开了?简小染去看他没有说她有个播音的男友?这不可能。 嗯,还好。只是有些忧郁,沉迷于播音工作。 我看着林之双的眼神渐渐暗下去, 好好对她,或许让她换个职业比较好,她不适合做主持。 林之双真的不知道简小染已经和我分开了。我只好默认。 小染,我见到了林之双。 这是毕业后我第一次和她谈起林之双,我想这一刻我所有的勇气都用光了。 他还好吗? 和林之双问的一模一样。 嗯,还好。只是有些忧郁,还沉迷于播音梦。 我像个复读机一样把前几天说的话又重复了一遍。 良久,那边传来低沉的哭泣声。 我一直不愿承认的事还是被揭开了。简小染这个傻瓜,她学播音也罢,找了播音男友也罢,都是因为迷恋一个人。这几年,她偏执地做任何事,都是因为一个人。我不敢问她当初和我分手是不是也因为他 林之双。 我不怪你那个时候和我交往是因为林之双给我补习。小染,走出这个魔咒,走出少女时代的迷恋。 对不起楚达,我和他说过我一定要替他完成梦想。 那么多不了了之的事都烟消云散了,唯有这一点我记得那么深,而偏偏也是简小染拼劲全力要完成的事。 莫筱禾说过:太执迷的人我们是抓不住的。 接近于残酷的生活。莫筱禾挽救不了痴迷于播音梦的林之双,简小染耗尽青春完成了别人的播音梦却执迷不悟。可怕的迷恋。 6 大学毕业,真的如我妈说的那样,我是个没大出息的人,我是个安于现状的人,只想过安稳的日子。我回到以前的高中教书,我向其他老师打听林之双的事,他们都摇摇头: 可惜了,这么帅这么有才华的小伙子,现在弄成这样,很严重的抑郁症。 接到简小染的我吓了一跳,林之双自杀了。这样的时刻,再也不需要自欺欺人。 简小染哭着说为什么自己帮林之双完成了梦想他还要自杀。 因为你们都病了,无论如何你都拯救不了他。而无论是我还是播音男,也都拯救不了你。 对,这个时刻真的不需要自欺欺人了。我早该相信自己的预感的,早该在林之双抑郁的那段时间看出一些什么来,早该在小染痴迷于播音和音乐前阻止她的。简小染执迷于她向往中的林之双,林之双执迷于自己的播音梦,他们都病入膏肓。 当简小染辞去电台工作时,我去酒吧狂醉了一次,一切释然。终于结束迷恋,至少结局不会和林之双一样。【我要纠错】 :兔子

民间笑话
民生救助
安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