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克拉玛依信息网 > 时尚

名侦探柯南之警察故事 第三十二章 来自西部高中生的挑战

发布时间:2019-09-24 15:01:45

名侦探柯南之警察故事 第三十二章 来自西部高中生的挑战

很受伤的松田选择了一处没有人能够找得到自己的地方猫了一宿,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和由美预想的一样陪她们卡拉k,为她们付钱。这件事情让由美很愤怒,她为了让松田知道自己的错误,很是彪悍的堵在了搜查一课的门口。

“松田!你点给我出来!!”由美四下看了看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直觉告诉她,松田就躲在里面偷偷打量这边。

“松田jing官这下子惨了,怎么会惹到由美?”“松田jing官果然在脚踩两只船。”“除了美和子小姐,他竟然连由美小姐都不放过!?”

从这些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中听到这些“嗡嗡嗡”的声音,松田知道再让他们继续下去,恐怕真相就会被他们恶意的扭曲,只能巴巴的走出来。

哈哈,由美看到松田陪着笑脸,很猥琐的探出头来,马上得意起来。小脸微扬,鼻子都要翘上天去了:“松~~田~~,昨天的事情怎么办吧。”

“能按我说的办吗?”松田惊喜的说:“那我们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忘了吧。”

“忘!?”由美忿忿的挥舞拳头敲打松田:“昨天的事情能够随便忘记吗!?”

由美的话犹如一块石头打入平静的水面,掀起一阵波涛汹涌。昨晚?忘记?多么引人入胜的话题啊,围观的jing员们一片哗然。

不是吧?松田看到了那些个人的反应就知道了很悲催的事情又要降临。为什么我一直要碰到这样的事情?明明什么便宜没有占到,却要背负上那些不好的名声?

有困难,找领导。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松田看到了目暮远远走来,眼睛一亮:“jing部,jing部大人,这里,这里!”

“喂喂,松田老弟,这里怎么聚了这么一堆人?”目暮听到松田的声音走过来,同时他的身后闪出白鸟jing部和佐藤jing部补两位搜查一课的大人物。

佐,佐藤!?松田心里一突,刚才发生的事情,她应该没有看到吧。面对这种事情,松田一直都觉得自己比较倒霉,每次都要被佐藤误解什么东西。

这么长时间来,佐藤哪次甩袖而去不是因为误会自己对谁谁谁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何其辜!?至少也要让自己做了之后,佐藤再生气也不迟嘛。反正每次过不了几天佐藤一消气,自己就能追回来。

陷入美好臆想中的松田,完视了误会这个词汇的含义。如果不是因为误会

名侦探柯南之警察故事  第三十二章 来自西部高中生的挑战

,而是松田真的做了什么,那么佐藤还是他可以追回来的吗?

心下忐忑的松田小心的注意着佐藤的表情,犹如做贼一般。当看到佐藤对上他的目光,嫣

然一笑。笑的松田好似五六只小猫咪在心头轻轻的挠啊挠,抬起腿来准备向佐藤靠拢的时候,一个yin暗的身影隔阂在他们之间,遮挡住了松田的目光。

当然,所谓的yin暗是松田自己的措辞。他一贯的认为,白鸟的本质就是一个心理扭曲黑暗,损人不利己,脸皮又厚的角è。明明一点希望都没有的情况下,却死皮赖脸的跳出来,阻挡自己接近佐藤,如同丑陋的小丑一样滑稽的做着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当然,同样的道理,所谓的丑陋小丑也只是松田内心的独白,在别人眼中那是充满贵族气息的深情王子,搜查一课jing部白鸟任三郎。

“围这么多人干什么!?”目暮的声音少有的充满yin冷:“一课的都进来,到会议室去。”

“呦喉?准备传达上面什么指示?”松田老脸够的老长往佐藤那边凑。

“松田,点走吧,不要拖拉了。”白鸟很温和,很平淡的说。可是手上却用了十二分的力气把松田越拉越远。让松田只能眼看着由美在佐藤耳边调笑几句,不知道她究竟再说些什么,有没有讲自己的坏话,告告刁状什么的。

“咳咳,都注意了,把手上的事情停一下。”等到一课的会议室坐满了人,目暮扫视一下,觉得人差不多齐了:“松田呢?还没到?”

呜!呜呜!!一张桌子后面一课的大叔们挤在一起,听到目暮的问话,大叔们目光游离,开始四处看风景。而大叔之间,一个脑袋艰难的挤出来,正是目暮寻找的松田阵平jing官。

本来刚进会议室,松田一脸猥琐的准备跑到佐藤她们那边,和一课的美女们好好交流交流。结果还没迈脚,就被身后突然伸出的十几条胳膊给拽走。被强行拉到大叔们这边,四五只大手按住他的大腿,两只胳膊也被抓的死死的,论他怎么挣扎都是纹丝不动。

“哈啊~~”目暮看着松田只肯露出个脑袋来,以为他又在偷懒,低声一句:“松田人缘还真不错啊,这么多人给他打掩护。”然没有注意站在他身后的得力爱将白鸟jing官对一课的大叔们竖起大拇指。

“诸位,前两天的圣诞节发生了一起杀人事件,大家都清楚吧。”说到这里,目暮幽怨的瞪了松田一眼。松田这个混蛋那天究竟跑到哪里去了,搞得我们还要靠工藤来找出凶手:“被害人是一个很有人气的偶像,所以这件事情传的沸沸扬扬。舆论方面传出一些很不好的言词,这让我们jing视厅压力很大。”

“刚才我已经跟咱们刑事部的小田切部长做出了保证,元旦这几天一定不会再出什么问题!”目暮说到这里大声一吼:“这个星期一定要把犯罪率降下来,不能再发生什么恶xing犯罪事件!”

“哐!”目暮的话音刚落,还没等手底下的人们表态,会议室的门被一个jing员推开。因为这个毛手毛脚的家伙,目暮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混蛋!这么重要的会竟然还迟到?

“jing部!不好了,刚刚接到报案,发生了杀人事件。”那个jing员气喘吁吁的说,然没有注意到,他的话让本身脸è不好的目暮jing部加黑暗了。

怎么会这样!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目暮恶恶的问:“案发地点在哪里?我们马上赶过去。”当听到jing员说了个地址之后,目暮感到一阵的力。住在那片地方的人非富即贵,这下子加糟糕了。可恶啊!我跟部长他们保证还没一个小时呢!

“准备一下,我们马上出发!”目暮这时候一扭头:“松田!点跟我走。”

诶!?松田在目暮看过来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准备再把脑袋缩回那群大叔身后,突然感觉身上一松,被晃了一下。那群大叔已经闪到了角落里围成一团对松田指指点点。

啊哈!动作真啊。松田懊恼的跟上目暮的脚步。这个时候谁会傻傻的触他霉头。

这次一课的jing官们用的速度集合,飞奔到报案的辻村家。到了现场,还没有上发现尸体的二楼就在楼梯口看到了毛利小五郎,小兰和那个死神小鬼头柯南。

一看到柯南,松田一阵窃笑,逢年过节的只要不把柯南控制住,不发生什么大案就已经可以烧高香了。

看着毛利那张脸,目暮也实在力吐槽了,径自上楼,往案发的屋里走去。而小五郎在目暮闪身而过的时候仿佛听到了他的心声。认识你,真是我这一辈子大的损失。

“死者叫做辻村动,五十四岁,职业是外交官。”说到死者的身份,目暮就一阵的头痛,这种高官被人杀死在自己家里,偏偏还是在自己的辖区,偏偏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时节:“尸体的被发现的现场还有一位侦探在场。”

“没错,目暮jing部。”小五郎陪笑着:“就是我名侦探毛利小五郎。”

“那么,毛利老弟,这次是一宗谋杀案了?”毕竟是十几年的老伙计了,看着小五郎这张熟悉脸,目暮也实在气不起来。

“这个我看他身上没有什么明显的外伤。”小五郎也没有搞清楚什么状况呢。

“哼。”目暮也没指望小五郎说出个一二三来,低头问正蹲在尸体旁边的松田:“松田老弟,你怎么看?”

“应该是毒杀吧。”松田低头看着尸体,在死者发根边缘有一个类似针孔的红è斑点:“应该是用一种麻痹神经的毒素。具体的情况等鉴识课的报告吧。”

“松田?你就是jing视厅的松田阵平?”这时候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冒出头来。

啊哈!看到少年的那张脸,还有标志xing的帽子。松田总算想起来了。这就是服部平次登场的那个案子?这么说?这么说柯南这个小鬼要经历第一次的变大之旅了?

喂喂,你要干什么!柯南突然注意到松田好似发现大陆一般双眼冒光的盯住自己,马上把脑袋扭到一旁。

“可恶的家伙!我在和你说话!”服部平次看到自己被松田视,头上开始冒火。

“你是谁啊?”松田故意装迷茫:“这里可是凶案现场,未成年人可以随便进来了吗?”

“很好!你成功的激怒我了。”服部平次整理一下帽子:“即使今天工藤一不出现,那么我就打败你!我要证明你以前所做的推理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我大阪的服部平次,关西服部才是强的!”

;

池州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廊坊治疗睾丸炎方法
湖北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到黑龙江医健老年医院怎么坐车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